<fieldset id='2h3ji'></fieldset><i id='2h3ji'><div id='2h3ji'><ins id='2h3ji'></ins></div></i>

    <span id='2h3ji'></span>
    <ins id='2h3ji'></ins>

      <dl id='2h3ji'></dl>

    1. <i id='2h3ji'></i>
      <acronym id='2h3ji'><em id='2h3ji'></em><td id='2h3ji'><div id='2h3ji'></div></td></acronym><address id='2h3ji'><big id='2h3ji'><big id='2h3ji'></big><legend id='2h3ji'></legend></big></address>

          <code id='2h3ji'><strong id='2h3ji'></strong></code>

        1. <tr id='2h3ji'><strong id='2h3ji'></strong><small id='2h3ji'></small><button id='2h3ji'></button><li id='2h3ji'><noscript id='2h3ji'><big id='2h3ji'></big><dt id='2h3ji'></dt></noscript></li></tr><ol id='2h3ji'><table id='2h3ji'><blockquote id='2h3ji'><tbody id='2h3j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h3ji'></u><kbd id='2h3ji'><kbd id='2h3ji'></kbd></kbd>
        2. 鬼摔跤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富二代短视频appf2_富二代国产在线时看_富二代精品短视频在线

            對於摔跤大傢都不陌生,但是跟鬼摔跤呢?現代人很難想象怎麼跟鬼摔跤。下面就跟大傢講一個“鬼摔跤”。

            事情發生在78年,那一年二叔才十八歲,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齡,所以在我們村都叫他李大膽,這不馬上年底瞭,二叔去隔壁村沒過門的二嬸傢送豬肉。禮尚往來二嬸的父親就叫瞭幾個自傢親戚過來陪酒。這一喝就到瞭晚上,二叔喝的迷迷糊糊的看瞭一下放在桌子上的座鐘都晚上七點瞭,不行該走瞭。雖然兩個村離得近,但是晚上還是要註意點。大傢都客氣瞭幾句二叔就往傢走。

            冬天的北方冷呀,二叔的身上都是棉褲棉襖跟大棉鞋。雖然喝的迷迷糊糊但是風時有時無吹在身上還是很冷的,二叔隻有一個想法就是馬上回傢鉆到被窩裡暖和暖和。不知不覺就走到兩村中間的小樹行裡瞭,這是一片的墳地,兩個村去世的人都葬在這裡。最近回傢的路就是從墳地中間穿過去,二叔想都沒想就往裡走,在月光下一個一個凸出地面的墳頭確實讓人心裡不免有些膽怯。尤其是有些新墳上面還插著嶄新的花圈,聽說是隔壁村剛上掉死瞭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不會就埋在這邊吧。心裡越想越怕瞭,小風吹的花圈沙沙作響。什麼都不管瞭,往傢跑吧!

            剛跑瞭兩步,突然前面站著一個黑影,二話沒說就朝二叔走過來,抓著二叔的衣服就往地上摔,這下把二叔摔的老疼瞭。二叔剛起來還沒站穩又被黑影摔倒。這下把二叔氣的,從小到大都是他摔別人,還從來沒有被別人怎麼摔過。二叔也不想怕的事情瞭,就跟黑影互摔起來,二人摔的不分輸贏,也不知道摔瞭多久隻聽見隱隱約約傳來雞叫的聲音。這是黑影突然說:“怎麼樣,今天沒有分出勝負,我們明天晚上繼續怎麼樣呀”。二叔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渾身疼,心想這摔瞭一晚上都沒感覺。怎麼現在開始覺得又累又疼呀。黑影見二叔不說話就問:“認慫瞭吧,被摔怕瞭?看你這慫樣,怕是明天不敢來瞭”。“誰認慫瞭,明天繼續,誰不來誰是孫子”。兩人摔跤瞭一晚上就聊瞭這兩句,誰也不認識誰。這時的天開始慢慢變亮瞭,黑影的面部也慢慢的清晰起來,那是一張很清秀的面龐,隻是…隻是覺得臉色白的有點離譜,一雙黑亮的大眼睛跟臉色正好做一個鮮明的對稱,這個黑影咧嘴笑瞭一下。二叔渾身覺得難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再看看黑影人的脖子上竟有一條暗黑色的痕跡,全身穿的是一套中山裝。看樣子這小子傢裡還是很有錢的呀,在那個時候能穿成這樣已經很不得瞭瞭,二叔在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是哥哥穿剩下的。哎…沒法比呀。這是聽到不遠處村裡的公雞都連叫瞭三聲瞭,天也亮起來瞭!二叔正在想這小子是那個村的,突然身後有響聲,回頭一看什麼都沒有。當二叔回過頭來的時候那個黑影人已經不見瞭。哎…真不懂事,走也不說一聲。二叔拍瞭拍身上的泥就往傢走。

            冬天北國的農村沒什麼事,一年忙到頭,冬天就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所以大傢都起的很晚。但是村裡還是有一些勤快人起的早,給傢裡人做飯。都能看到有些傢的煙筒在冒煙瞭。二叔也沒去自己的新房就直接去奶奶傢瞭,奶奶肯定也在做飯瞭,吃個飯再回新房睡覺去,都累瞭一夜瞭。很多人在想,二叔為什麼一夜沒回傢,怎麼傢人不去找呀。其實農村人都知道的,蓋好新房後孩子就跑到自己的新房去住瞭,一是新鮮,二是可以“看”房!當然這是題外話瞭。當二叔走進村的時候倒是奇怪瞭,一路走一路上的狗亂叫,就連雞都飛到墻上去瞭。二叔心想也怪瞭,今天這是怎麼瞭,雞狗都吃錯藥瞭。走到奶奶傢就連二叔自己養的狗都對著他汪汪隻叫。奶奶一看二叔這樣子,就問怎麼回事,怎麼全身是泥呀。二叔說在西北地裡跟一個不認識的人摔瞭跤一晚上,都快累死瞭。奶奶忙問“西北地裡?還跟不認識的人摔跤瞭。那個西北地裡呀?”二叔隨便說瞭一下“就是墳地那邊”也沒怎麼看奶奶就往北屋走,進屋倒頭就睡。可奶奶看到自傢的狗一直跟這二叔亂叫,二叔進屋後狗就呆在屋外叫。奶奶是個很迷信的人,直接叫上正在睡覺的爺爺走到二叔床上。也不管二叔多困多累,就把二叔弄瞭起來問怎麼回事,二叔沒辦法隻好把晚上發生的事給爺爺奶奶說瞭一遍,說今晚約瞭還去。奶奶知道出事瞭,那不是簡單的鬼摔跤,而且來找替身瞭。二叔還跟人傢約好瞭晚上繼續,奶奶年輕的時候村裡有人也遇到過這樣的事,先是鬼摔跤再是找替身。二叔這下嚇得可是一身冷汗。爺爺在旁邊告訴他跟他摔跤的應該就是前幾天北村那個上吊死的年輕人,都讀高三瞭,跟傢裡人因為小事吵瞭幾句,一時想不開就上吊瞭。出殯的時候爺爺還專門去北村幫忙瞭。那個年輕人的遺像跟二叔說的那個黑影人一模一樣。二叔聽完隻覺得渾身一軟灘在瞭床上!

            奶奶忙讓爺爺隔壁村要先生看看怎麼辦,奶奶知道隻要被這找替身的鬼纏上是個很麻煩的事情。到瞭中午爺爺回來瞭,身後還帶瞭一個瘦瘦的白胡子老頭,這老頭看上去都有七十多瞭,但是看上去很精幹。也不知道奶奶跟他說瞭些什麼,白胡子老頭點頭會意。就是等晚上再說,又讓奶奶準備瞭一些東西。

            到瞭晚上奶奶賣東西回來瞭。二叔忙看奶奶買的是什麼,這一看差點沒嚇的摔到地上,裡面是一對童男童女的紙人,還有一個女紙人。這做工跟真人是的,看紙人就讓人心裡就慌,還有一些黃紙,還有兩串紅色的辣椒。白胡子老頭讓奶奶把黃紙紙人收好,把兩串辣椒掛在門外的兩面。然後奶奶就去做飯瞭,這樣就等晚上瞭。

            吃過晚飯,爺爺跟那個白胡子老頭還喝瞭些一傢釀的白酒,幾個人聊瞭起來。就這樣到瞭十二點,隻聽到傢裡的老座鐘當當敲瞭十二下。就在這是隻聽到門外的辣椒串嘩嘩作響,二叔心想不對呀,今晚外面也沒風呀。這兩串辣椒怎麼嘩嘩作響呢,還有些辣椒發出啪啪跟點炮似的聲音。白胡子老頭突然說“來瞭”,爺爺奶奶不該多插話。與此同時大傢都能聽到不知從哪發來的聲音“出來呀,出來呀,我還等著你一起摔跤。”這樣的聲音響瞭十幾聲。再看看這時的二叔,他已經躲在被窩裡捂著被子全身都在發抖。可以想象二叔都嚇成什麼熊樣。這是白胡子老頭說話瞭“不用怕,門前掛著辣椒呢,他進不來的,再說我還在。”說著隻見老頭拿著奶奶沒回來的東西就出門進院瞭。也不知道過瞭多久,老頭回到瞭房間裡,跟爺爺說沒事瞭。把紙人黃紙燒到村北口就行瞭,去的時候記得帶上辣椒串掛在脖子上,燒完回來的時候千萬別回頭看。半個小時後爺爺跟奶奶兩個人回來瞭。老頭跟爺爺說他跟那個吊死鬼說過瞭,給他燒些紙錢跟紙人,讓他以後就不要再纏二叔瞭,如果再纏二叔,老頭就來硬的瞭。再看看時間已經快三點,現在也不睡瞭。老頭就跟爺爺奶奶講起瞭他年輕時辦過一些很玄的事情。

            天亮後爺爺要把老頭送走,老頭對二叔說以後晚上別出去瞎逛瞭。他們這行都快沒傳人瞭,再遇到事可能就沒人幫瞭。奶奶腦子也快。忙讓二叔跪下,這是要拜師呀!二叔通過昨晚的事也看到老頭的本事,二話沒說雙膝跪地,師傅在上,受徒弟一拜!白胡子老頭哈哈大笑說“想不到我老頭子張龍飛這趟沒白來,都快八十瞭還收瞭個徒弟,哈哈…”原來老頭叫張龍飛,正宗張天師的後人。就這樣二叔走上瞭與鬼神打交道的道路,行內人統稱為“走陰人”。